JS0905

【索乌/幼驯染三十题】②

我,诈尸了

已经忘记原来的标题了

其实本来就码好一大堆了今天补全了一下就发上来

索乌真冷啊QWQ





11.危险游戏。




“呜啊啊啊啊啊啊!”


小小的少年哭着落进了树下那个绿发少年的怀里,


“真是的,”


绿发的少年责备地说。


“你爬到那么高的树上是要干什么呀,要是受伤了怎么办?”


受到惊吓的孩子仍在抽泣:


“本来,本来一开始只是玩的,可是,可是树上的花很漂亮,想摘下来给索隆看看,就,就,呜呜呜呜对不起嘛……”


“……笨蛋。”




12.你内裤的颜色。【微妙的布乌】




“乌索普君,我可以看看你的内裤吗?”


“阿勒?布鲁克你为什么要看我的内裤?”


“他穿的是三角裤,白色的。”


“喂索隆!?”


“你可以不用看了。”




13.一起睡觉。




对于这两位来说,同住一间房是常事,甚至睡在一张床上都不奇怪。


他们经常相拥而眠———当然了,第二天早晨两位都会在地板上醒来。




14.你的功课我来帮忙补。




“喂索隆!你的作业又没写吧!”


长鼻子的少年责备地批评着。


而那慵懒又有些不耐烦的少年板着一张冷漠的脸。


“啊……不记得了。”


于是长鼻子的少年扑闪着长长睫毛的眼睛眯了起来。


“啊真拿你没办法……好吧!就由本大爷乌索普来帮你完成吧!”


“是是伟大的乌索普大人拜托你帮帮我。”


像是熟能生巧似的,


看着对方自满的笑容,索隆的嘴角也微微扬起。




15.抄作业。




“交作业———!”


课代表的一声怒吼惊醒了睡梦中的索隆。


“呃啊糟了,作业我没写———喂乌索普!作业你先别交啊!”




16.住院/事故。




失去意识前看到的是疾驰而来的大巴与轰鸣的引擎声。


再次睁眼后看到的,


白色的病房,白色的病号服,白色的床头柜,整个世界都是白色的呢……


等等好像白色里混进了什么绿色的东西……


还是焦急地冲进房间的绿色……




“你是笨蛋吗?!要是死了怎么办?!”


啊,绿色说话了。




17.生日礼物。




“索隆~生日礼物想要什么~”


“这个啊……”


“喂等等!我的预算只有500贝利哦!”




“哦是吗,”


索隆轻笑,金色的耳坠随着他的动作发出微妙的叮当声。




是一个温暖的抱抱




“那我的礼物,就是这个。”




………我们上次做这样亲密的动作是什么时候了?




18.有人给你写了情书。




乌索普收到了人生第一封情书。


“诶呀乌索普你可以啊!”


“是隔壁班的可雅酱写给你的吗?你这长鼻子居然追到了那么可爱的大小姐!”


“可恶乌索普说好的单身到底呢!”


笑着应下朋友们羡慕崇拜的目光,


现在乌索普正急着要找到那抹绿色。




“那个,索隆。”


天台上,盘腿抱臂眯着眼的绿色半睁开眼,将目光投向了乌索普。


见他不说话,乌索普酝酿了一下便重新开口。


“我,其实还不想谈恋爱。”


一直沉默的绿色终于开口。


“……这种话不应该对我说吧。”


“(///////)什,什么嘛!特地跑来跟你说的!”


一只大手轻轻抚上了头顶。


“好,我知道了。现在去把原话好好告诉那位吧。”




19.莫名其妙的隔阂。




最近乌索普总是不知道索隆在想什么,


两人的关系似乎不像以前那样好了,




……不想连他也失去啊。


这样的想法会不会太自私了?




果然,稍微有点害怕呢。




20.家庭变故。




“她曾是一位母亲、妻子、朋友。”


“她的音容笑貌始终在我们心中。”


“今天我们聚集于此,缅怀她。”




已经快听不见牧师的声音,


乌索普感觉天旋地转,


周围不断有人上前试图安慰他,


当然所有人都知道那是没用的。


他突然有些恨,那个触不可及的父亲,


即便他已经失去了母亲,那个父亲仍然远在天边。




一只大手覆上他的肩膀,


然后手的主人将他拉进一个怀抱,


轻拍他颤抖的脊背。


他甚至都不用看那是谁,


便狠狠把头埋在对方怀里,然后打转了许久的眼泪终于落下,


断断续续的啜泣声连绵不绝,


这时他又觉得,




【我也并不是一无所有嘛】


【总动员/路月】小插曲

半夜发疯慎点ww
非拟人注意
角色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路月蜜汁难写




路路通向来很有女人缘。
但自从他接手恶人山庄后,纵然他幽默有趣风度翩翩,也再没有女人敢接近他了。
除了如月。
如月身手灵活善良正义,更重要的是,她是个美人。
如月这有仇必报的性子是人尽皆知,更何况与路路通这样的深仇大恨,不杀了他绝不罢休。
“如果没有亲眼看见我死,这丫头是绝不会放过我的。”
同往常一般打趣的话,路路通这样说着。
一旁似乎有些醉了的蝙蝠,恶人山庄的二当家,略带讥讽地调侃道:
“啧啧啧,我们大哥真是艳福不浅。”
这二当家呀,看似深谋远虑,可老一辈山贼们都知道他多么单纯地崇拜着大当家的。
默默端着酒杯的路路通反常地没再说话,
而是轻笑了两声,眼珠子转了又转,手捏了一块金牌抚了又抚,牌上衬起金色的流苏红得刺眼。
看呆了的蝙蝠终于酒醒,干脆合上眼摇摇头顾自起身。
“大哥,小弟奉劝你一句,心上人万万不能错过!”
目送蝙蝠离去的路路通,乌黑的眼睛变得深不见底,嘴角再次勾起,自顾自地念叨着最后一句:
“心上人?弟弟你可真幽默……”

“诶哟,如月姑娘,你这是要去哪呀?”
路路通可以发誓,放在平时,他绝不会作死来找如月,要甩掉她比登天还难。
但这丫头半个月前刚与他交手跌落悬崖,到头来只有捕快金牌被救了上来,她今天还能蹦着跳着出来买菜,真是命大。
他本在这树上乘凉小憩,听得少女轻哼民谣,便突然起了捉弄之意。
少女闻声抬头,却是疑惑浮上星眸。
“呃,你认识我?”
路路通承认,他完全懵了。
没等他开口说话,却被对方抢了先。
“你认识我的话,快告诉我我是谁!“
路路通承认,他再次懵了。
他从没见过这丫头毫无防备的样子,
一点点贴近的小兔子让他们的距离只剩不到半米,略微前倾就会触及对方。
有些着急了的声线给她平添几分可爱,
说实话,这比和她兵戎相向更让人不知所措。
花了大约半分钟搞清状况后,路路通清清嗓子:
“不,姑娘,我不认识你,但你的笛子上写着如月呢,如此动人的名字一定非你莫属了吧?”
兔耳垂了下来。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叫什么,都叫我丫头。”
“好吧,丫头。……不如我们聊聊,也许能帮你想起什么。”
路路通也不知道自己为何那样说,也不怕她突然恢复记忆揍死自己,一向随性洒脱的路路通想帮帮她。
而小兔子露出单纯爽朗的笑容,
“好啊!”

“我给你讲个故事?”
听到故事,水灵灵的眼睛亮了起来。
“嗯!”
“从前,有一头很笨的大狼狗,他深深的喜欢上了一只可爱的小白兔,小白兔很有主见,很聪明。可是笨笨的大狼狗把小白兔的窝给弄毁了,所以小兔子很讨厌很讨厌大狼狗。”
“大狗好可怜…”
“不可怜,他活该的。有一天小兔子不小心从悬崖上掉了下去,脑袋受了伤,她把大狼狗完全忘掉了。”
“不要啊,大狗怎么办?”
“对啊,大狼狗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但是大狼狗的好朋友小蝙蝠告诉他,绝对不可以错过自己喜欢的人,丫头,你觉得这头笨手笨脚的狗该怎么办呢?”
“………”

他们坐在树上,仿佛从未有过恩怨,仿佛路路通不是山贼、如月不是捕快,他们反倒像一对知己,向对方展露着自己的真心。

“下次要告诉我大狼狗和小白兔的结局哦!而且我总觉得我在哪见过你呢!”
她还是蹦着跳着挥手告别,
不知是不是错觉,她的微笑………总是那么蛊惑人心。

当然,下次见面,就是在恶人山庄,真正的兵戎相向了。

路路通并不确定如月丫头是否记得那棵树上的故事,但是,在一切都结束之后,两人一起走过那棵树时,总能看见兔子别向一边的脸和泛红滚烫的耳尖。

非常非常不要脸的一个贴

太太们!!!
官博出的最新公告都看了吗!!!
没错!!!
海盗paro可以写/画起来了!!!
………占tag歉

来给大家讲一个亲身经历。
有一次我匹配到公主抱杰克的故事。
那次我玩的是医生,队里还有一个医生,其他两人不重要就不说了。( ̀⌄ ́)
一开始就飞了两人可是电机还剩下四台,
这时医生倒了于是我打算去救,
杰克却把她抱到电机前放下了,我以为他要放我们俩来着。
【PS:我是另一面她是旧装】
于是我就开始摸她,
谁知杰克一把把我砍倒抱上椅子_(´ཀ`」 ∠)_
然后那医生自摸起来救了我【杰克就那么看着她救我
于是…我又被砍倒了…又上了椅子…又被救了一次(._.)
最后我实在忍无可忍了冲向电机把最后一点修完然后站在椅子前面不动了。
那杰克把我砍倒之后居然不让我上椅子,
又把旧装医生也砍倒抱到地窖前。
我知道杰克要放她所以一次又一次地拒绝投降
你们应该已经猜到结局了吧?
没错,我我我居然是被放血死的(´-`)
旧装走了地窖
【来感受一下我的绝望吧】




emmm我并没有怪他们的意思只是感慨一下发个牢骚勿喷( ´▽`)

【索乌/幼驯染三十题】①



01.同样的衣着与玩具。

“索隆!”
长鼻子的男孩提着手中的玩具刀,“我们的衣服是一样的哦!”
被点名的绿发男孩回过头,似乎很冷静。
“是呢。”
随后掂量一下手中的玩具刀,笑道:
“我们连玩具都是一样的。”

02.那个是我的才对。

“长鼻子的丑八怪!”
“哈哈,你爸爸不要你了,就是因为鼻子太长吧?”
大孩子们把那个有些瘦弱的孩子推倒在地,而那倔强的小身影仍在无力地辩驳。
“我不是…爸爸没有不要我…”
“从他身边滚开。”
稚嫩却可靠的声音。
绿色头发的孩子阴沉着脸,
“他,是我的人。”

03.捉迷藏。

“索隆——”
“你在哪里啊——”

04.挤在一起的游戏或聊天。

乌索普是个胆小又逞强的孩子。
但是当乌索普拉着他说要去什么黑暗城堡里探险时,他还真没想到那是个狗窝。
所以他们俩完美的脸贴脸卡在了里面。
“……乌索普。”
“……我也没想到这里这么小嘛!”

05.玩具枪与玩具刀。

长鼻子的男孩此掩盖不住脸上的笑意,挥舞着手中的玩具,
“爸爸送了我一个新的弹弓!”
四五岁的男孩跑得飞快,
似乎想向全世界宣布这个消息。
当然,他第一个跑到了那个绿头发男孩的家里。

06.要上学了。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小学生了哦,索隆。”
一头乌黑卷发的男孩此刻显得一本正经,
他拉起对面孩子的手,在飘满樱花的校园里说道。
被他拉起手的孩子似乎有些愣神,但不一会便摆出那招牌般的坏笑,
“知道。”

07.人肉闹钟。

“索隆,起床了。”
名为乌索普的孩子略带撒娇意味的轻轻摇着赖在床上不起的孩子,熟练得像是做了千百遍。
“你再不起来我就走了哦?”
每当这个时候,躺在床上的绿发男孩总会慢慢坐起来,揉着眼睛,口中喃喃着,
“知道了啦……别走…我来了。”

08.一起回家。

一起回家什么的,他们早就习以为常了。
如果不在对方的陪伴下回到家,

那索隆就要走丢了!

09.最后离开学校的我与你的等待。

索隆没有忘记与乌索普约好的一起回家,
但是最后一节课被改成了体育课,
他怎么知道要怎么从操场走到学校门口!

在他看见独自坐在校门口那小小的身影之后,
他发誓不会再让乌索普一个人等他了。

10.吵架。

“笨蛋索隆!白痴索隆!混蛋索隆!”
“……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

冷cp?

来来来
海贼全员x乌索普了解一下?

【香乌/哨兵向导】精神结合


终于要写点索乌以外的了
开心
一方死亡向
无精神体
不懂哨向的度娘一下?
———————————————
「呼-----」
风扇和流水的声音充斥在耳边。
该死的白噪音。

此刻的香吉士连根烟都不敢叼,
那刺鼻的气味能要了他的命。
但现在需要他去思索的并不是他的烟,
而是一些别的东西。

他没有向导。

好吧,
没有向导的哨兵不在少数。
但是香吉士不一样,

他不能没有向导。

他本身是个能力十分强大的哨兵,
十分,强大。
只要他能有那该死的屏障就好。

是的,他需要依靠向导来帮助自己打开屏障。
不然他就只能干坐在静音室里连烟都抽不了一根。

「吱———」

及其刺耳的开门声,
走进来的是媒介人小姐。
她小心翼翼地挪进来,
大概只是想尽量减轻他耳膜的负担。
不愧是高级向导。

“呀~媒介人小姐是给我带来好消息了吗~~”

任何情况下,都应该对一位女士温柔热情。
这是原则。

“香吉士先生,找到与你匹配度达标的向导了。”

一句简短的像是报告一样的话,带来的可是珍贵的好消息哦?
为什么媒介人小姐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刚要开口询问却被抢了先。

“只是…那位还只有十七岁…”

———————————————

“居然是男的吗?真可惜,还以为我的向导一定是位美丽的女士呢。”

金发的男人正用那双锐利的眼睛不无嫌弃地打量着自己,
仿佛是在看着什么物件一般。

“我这边也是哦,还以为我的哨兵会更吸引人一点。”

虽然反驳对方违背了【向导守则】,但乌索普实在不想被这样的家伙泼冷水。

瞧他那卷曲的眉毛!还有挡住一边眼睛的中二发型!与自己想象中的哨兵完全不一样!瞧他对媒介人小姐那殷勤的态度!太丢人啦!
乌索普为自己的向导工作默默点了蜡。

早在觉醒向导的时候,乌索普就做好了『不论对方是怎样的家伙都要无怨无悔的吊死』的心理准备,
但是这样的家伙真的接受不能啊!!!

……看在他做饭很好吃的份上,就原谅他这一回吧……

———————————————

香吉士很崩溃。

圣所再怎么样也不能给找个连向导培训都没完成的小屁孩给他当向导啊!
难道他要和未成年人做生理结合吗?

最重要的是他还是个男的啊!!!

上面到底是怎么想的……

令人意外的是他俩的精神结合十分稳定…
那么,这样就不需要和他生理结合了?

———————————————

「哗啦——」

乌索普有些崩溃的看着粉碎在自己面前的敌人,
脑袋被香吉士踩爆之前仍然在痛苦的眨着眼睛,
恐惧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乌索普。

“乌索普,别看。”

香吉士轻轻用手捂上乌索普的眼睛,
低声说:

“你用不着注视这样的家伙。”

“………”

自从结合以来安稳的过了三个月,
乌索普[惊恐地]发现香吉士好像对他越来越……依赖?
每次把香吉士从神游中拉回来之后这种感觉就会增加,
真是可怕。

嘛,其实哨兵依赖自己的向导是常态,
几乎所有哨兵都这样。
所以大部分哨兵都会选择与他的向导度过一生,也许香吉士也会如此。
……更可怕了。

——————————————

天知道香吉士为什么发那么大的火,
他就只是给了那个十岁的小哨兵一个晚安吻而已,
香吉士这家伙把他按在墙上说什么下次再和别的哨兵鬼混就把他强制结合了之类的话,
这次真的连向导素都没法使他冷静下来了。

不过话说……这是在吃醋?他嫉妒了?
这家伙居然真的对自己…

糟糕居然有点小激动,
结合之后的哨兵向导会相互吸引什么的居然是真的啊。

———————————————

乌索普对于生病的香吉士本可以置之不理的,让医护人员来管着他就好,
但是出于向导的本性(才不是因为担心香吉士呢!)乌索普选择了陪床。

“真是的,不是说笨蛋不会感冒吗?”

静音室里,乌索普一面削着苹果一面泼着香吉士的冷水。

“苹果给我。”

带着鼻音的声音。

又抽什么风?

“等我削好了再……”
“拿来我削。”
“………”

乌索普默默将苹果递给对方,
可恶!如果不是你这家伙,本大爷上完向导培训肯定比你削得好!

不过…
这家伙削的也太好了吧…
完全就是专业级的啊…
说起来这家伙觉醒哨兵之前一直在有名的餐厅里当厨师来着?

打架也这么厉害真是个多功能的家伙……

想到这里,一块苹果递到眼前。

“来,啊———”

“啊———”

想也没想地张开了嘴,
可恶,特级厨师连苹果都削得更好吃了!

……阿勒?病人不是他吗?

———————————————

“没事的”
乌索普这样告诉自己,
“这家伙不会死的”
“不是说过回来之后要给我削苹果吃吗”
“所以他不会死的”

哨兵香吉士和向导乌索普合作的第二年零一个月,
他们的合作关系结束了。
原因是哨兵死亡。
上级决定:由于向导稀缺,给乌索普委派一名新的哨兵。

他们没让乌索普看见香吉士被撕成碎片的尸体,
这能让他更好的从丧偶之痛中恢复过来。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
从头到尾,乌索普一滴眼泪都没掉。
大家都说他冷血。
当然了,他只是还没接受事实而已。

—————————————————————————
其实不怎么虐
字数不够空格来凑(不
人生第一次写香乌
完全没头绪
轻喷X∇X

【索乌\ABO】罗汉果的味道


这次不是花吐症了
QQ群里的大佬给了我启发。
还是索乌
设定娜美、布鲁克、乔巴是B
小乌O
其他都是A
———————————————————
乌索普很庆幸自己的信息素味道是淡淡的罗汉果,
这样平时和大家打闹时也没人发现他的特殊。
没错,他是个伪装成Beta的Omega。

不过即使是罗汉果也有很甜的、熟透了的,
又鉴于自己的身份,他不得不用一瓶接着一瓶的抑制剂来伪装自己,
毕竟一个O在残酷的海上是无法生存的。
哪怕是他也不行。

乌索普也很庆幸自己有个勇敢的母亲,
将孩子伪装成B的决定不是每一个O都能做到的。

“孩子,O没法独自生存,对不起,妈妈只有一个选择。”

这句话让他侥幸逃过了成为下等附属品的命运。

所以当那个绿头发的剑客开口叫他上船的时候,
他也没有犹豫。

他知道作为O如果被发现了会是怎样的境地,
也知道船上几乎都是优质的A,
但为了那片汪洋,为了憧憬的父亲,
他告别了挚友可雅,
踏上了真正的冒险之旅。

一直用抑制剂是要出事的。
他不可能没发现。

发情越来越频繁,越来越紊乱,
他不可能没发现。

可他没办法,只有小心翼翼地买更多抑制剂,把使用的剂量加大,除此之外他又能干什么呢?

说出自己的身份吗?
不不不……不可能。
只有这个。

找个地下情人?
怎么找?
你说说怎么找?

真是的……
是不是连出海的决定都是错的呢?
不,他从未后悔过。

索隆一直是优质的Alpha。
这也许是他自信与强大的来源。

索隆最讨厌的就是歧视Omega这样的事,
这个世界对O的歧视粉碎了古伊娜与她的梦想。
也粉碎了索隆对世界的最后一点信任。

刚开始旅行时索隆一直觉得乌索普奇怪,
胆小的要死,
细心又认真,
逞强爱撒谎,
信息素还是果类。
就算是个B也没一点是好的,
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毕竟是迟钝的索隆,
久而久之就见怪不怪了。
反正…不可能是O。
不是歧视,在这样的世界里,O只可能作为附属品存在,更不可能想当什么海上战士。

对吧?

当然,这样的想法只维持到他闻见那甜腻过头的罗汉果味。
啊啊,这家伙居然真的是个Omega。
是该夸他勇敢呢还是说他不知死活呢?

那甜美的味道从身旁的房间里传来,
此时除了他和乌索普没人在船上,他想干什么都可以。
当然,他大概什么也不会干……吧。

索隆并不讨厌罗汉果的味道,
只是平时乌索普身上的味道太淡,
即使是他这样的极品A也被迷惑了,
嘛,这是乌索普的特长。

[可恶……为什么偏偏挑在抑制剂快用完了的时候发情…明明离发情期还远着呢…]

乌索普倒在地上,
无法控制地疯狂散发着自己独特的信息素,
仿佛是要把身边所有生物都吸引来一样,
他低声压抑地喘息着,
他知道不是自己一个人在船上。

[哒哒哒…]

脚步声?糟了,来了。

索隆走到了门后。
门是关着的,但索隆知道里面有着什么。
这家伙…如果自己没发现的话,
还会藏着掖着多久?

“喂!”

嗯?

“…外面是索隆吧,别进来。”

你小子,知道自己现在有多诱人吗?
没冲进去把你(哔——)了就不错了居然还敢提要求?

“那个…哈……我床上有几瓶抑制剂,帮我拿来…好吗?还有…别告诉他们…”

乌索普已经开始不受控制地撕扯着自己的衣服,他觉得这里热到要着火了,最后几个字是拼了命才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啧。”

啧?什么意思?不帮自己拿抑制剂吗?

【咔哒】

门开了,
乌索普抬起头,没看到该有的抑制剂。
却对上了一双十分复杂的眼睛。
里面有着疑惑、心疼、不解、还有欲望。

“索…索隆?”

乌索普的声音立刻软下来,
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来自Alpha的压迫,
还有那浓烈的、属于索隆的朗姆酒味。

不得不说,光是这味道就让他缓和了很多,
这可是抑制剂比不了的。
可是,他要干嘛呢?
想到这里,乌索普猛地向后退去,
一直抵到墙边。

“别动。”

命令般的声音传进耳膜。
真不愧是Alpha,现在即使乌索普想挣扎也做不到了。
身体在颤抖。

“索隆……不可以…只有这个,求你了。”

索隆将他按在地上,
注视着他。

修长的睫毛、纤瘦的身体,腰、腿、手都达到了完美的比例,根本就是个O。
为什么自己一直没有发现呢?

现在的乌索普,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这家伙该不会还是处男吧?

“乌索普。”

“啊…呃?”

“这可是你自找的。”
——————————————————
想吃肉吗朋友们???(^ ^)




















我就不写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索乌/花吐症】吐花的病

cp为索隆x乌索普
请勿踩雷



〔完了完了我看上索隆了(还得花吐症了)而且索隆这样的人肯定不会喜欢我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乌索普表示十分委屈,
自己怎么运气这么好第一次单恋就得花吐症真是要死了…

不,这回是真的要死了啊啊啊啊啊…
不行!得自救!既然表白不可能成功那就想办法不喜欢他吧!

于是,小乌开始了【忘记索大之旅】
但是,躲了两天,
避免与索隆对视、避免交流、甚至吃个饭都挑离索隆最远的位置,
为什么反而更容易想起他呢?
真是奇怪。

可恶,这样下去一定会死的,
已经感觉到生命随着吐出来的花一点一点离去,
不知道自己死了之后伙伴们会怎么样,
但是宁可死了也不想让索隆为难啊……
伟大的乌索普居然要载在儿女情长之上,
可歌可泣啊。

突然有点忧伤于是来了船尾透透气,
不知怎的就又想到了索隆,
该死的,求你放过我吧!
我还没活够呢!
可是你这张臭脸怎么挥之不去……

想到这里,腹部一阵剧痛,
不用说也知道是什么,
但是比上次还要痛很多啊…
我还真是无药可救…
不知索隆知道了会是怎样的表情,
只要不是嫌恶就已经很好了啊…

疼了好一阵子终于对着大海吐出几朵带着血迹的木槿,
看着漂在海面的花,
又浮现了那人的面孔,
等自己死了之后第一个诅咒他!

总觉得身后有声音,
该不会花吐症的事被发现了吧,
糟糕了……

一回头就看见心心念念的人向自己冲来什么的不是所有人都接受的了的,
何况有点胆小的乌索普。

真是被吓了一跳啊,
都开始怀疑自己病到出幻觉了……

“啊……索隆…那个…我在看风景呢呵呵……”

都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了,
千万不能被看见啊,
为什么偏偏是他!

结果他还是看见了,
抓着自己肩膀问个不停,
吧啦吧啦的说了一堆也不管自己是否听到了,

但是意识仍然是清醒的,留在这里会完蛋的,
不行赶紧跑…

谁知对方居然两手一环把自己扣在了栏杆和他的中间,
自己连跑的余地都没有了。

“回答我。”

冷漠却不容拒绝的一句话。

就是这句话,把隐忍了很久的情绪的开关打开了。

乌索普情绪波动的时候,
是平时少见的安静。
而现在他的心情是,
委屈。
人在委屈的时候,最想哭了。

啊,视线模糊了,
眼泪要流下来了。
不行,不能在他的面前哭,
只有他。

好吧,我认命,
该来的躲不掉,对吧。

“索隆……是你啊索隆…听到这个……你满意了吗?”

终于说出来了。
天知道他付出了多大的勇气。
可是,还是委屈。

“哈…”


哈 的意思是?
对方笑了出来。
是在嘲笑自己的可悲吗?

“…索隆?唔……”

———————————————————————-
对,我就不写KISS桥段,来打我呀。

【索乌/花吐症】吐花的病

索隆x乌索普
慎点
OOC



乌索普很奇怪。

从两天前他开始躲着自己时就发现了。

避免与自己对视、避免交流、甚至吃个饭都要挑离自己最远的位置。
真是不爽。
他到底要干嘛?

拜托,都在一条船上,这样躲有什么意义?

如果他没有看到乌索普跑去船后对着大海咳出几朵带着血迹的白花,
他大概真的就置之不理了。

索隆知道那是什么病。
古伊娜在练习的空当曾经讲过的奇怪疾病,
无法解释的病症和特别的治疗方法连索隆都半听不听地记下了。
叫什么…吐花病?
但亲眼看见还是第一次。

……也就是说乌索普有心上人了?还是暗恋??
想到这里,一阵不舒服的感觉从胸膛传来。
索隆没法好好的描述它。
像是…把沮丧、嫉妒、不甘之类的情绪揉成一团,然后小火慢炖,直到看不出是什么为止。

[不能看着他死啊]

一个念头飞快的窜进脑海。

不等大脑作出决定,身体已经无法控制地冲向前去。

对方闻声回头,看见自己那一瞬间的眼神是索隆没见过的。
随即眼神闪躲连连后退,嘴上说着:

“啊……索隆…那个…我在看风景呢呵呵……”

事到如今还在装。
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值得喜欢,
足以让乌索普就算去死也不告诉她?

“少废话,你得病多久了?”
“那个人是谁?”
“她在哪里?”
“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还有,为什么躲我?”

吧啦吧啦问了一大堆,也不管对方是否听到,
见对方还有要走的架势,
干脆两手抓住栏杆,将对方锁在栏杆与自己的臂弯之间,恶狠狠地开口,

“回答我。”

对方似乎被吓到了,愣了一会便低下头,
双眸含泪,眼看就要滴下来了。

索隆感觉心跳停了一拍。

正犹豫着要不要放开他,对方却先开口了。

“索隆……是你啊索隆…听到这个……你满意了吗?”

对方带着哭腔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委屈,
而索隆没空想这个。

“哈…”

无法抑制的窃喜涌来。
而对方看着他的笑容愣住了。

“…索隆?唔……”

PS:这篇下周我还会放小乌视角的,一定要来看哦